墨影轮回

[HP]狼人游戏

天黑了。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一只手指向哈利,另一只手顿了一下,然后飞快的也指向了哈利。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

“昨天是个平安夜。”光球的语气有些兴奋:“那么——你们谁先开始发言?”

哈利清了清嗓子,胜券在握地发言道:“昨晚我查了邓不利多教授,他是个好人。那么我们这轮票死伏地魔,我相信游戏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如果还没结束……”他扭头看向赫敏:“那只能证明坐在我们旁边的这位韦斯莱先生是个伪装很好的狼,晚上狼会杀死一个好人,但是女巫可以毒死狼,这样最终的胜利还是我们的。”

罗恩拍着桌子叫起来:“我才不是!我是大大的良民!”

赫敏无奈地看了罗恩一眼,然后冲哈利点点头,邓不利多若有所思的冲哈利眨眨眼,哈利回了他一个微笑。

伏地魔被四票票死,一言不发的跳过了遗言环节。

天黑了。

赫敏再睁眼,得到了邓不利多和罗恩双双死亡、游戏却还未结束的消息。

她扭头去看咧着嘴冲他笑的哈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哈利你居然真的是狼!枉我这么相信你!”

“别生气呀。”哈利笑眯眯的看着她:“我还是爱你的!”

“少来!”赫敏白了她一眼,有些颓丧的趴在桌子上:“狼人赢了吧?这一轮投票你投我我投你,我们肯定是平票,晚上你就可以杀死我。”

哈利给她加油打气:“那也不一定啊!”

赫敏懒得理他,翻了个白眼,直接请求进入了投票环节,气鼓鼓的选了投给自己,反正都要输了,早点结束总比拖着好。

结果居然是平票。

赫敏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投票结果,不可置信地问道:“你干嘛投你自己?你都要赢了!”

“为了让你相信我还是爱你的啊!”哈利一本正经的回答。

天黑又天亮。

“游戏结束,好人胜利!”

哈利选择在晚上杀死了自己。

“谁让你第一天就要杀老子教父,功败垂成的滋味舒服不?”自刀成功的狼人哈利一脸得意的抖着腿,冲气得脸色铁青的年轻版伏地魔做了个鬼脸。

小天狼星哈哈大笑起来,愉快的跟哈利击了个掌。

“下一次狼人不许放水!再放水大刑伺候!”光球气急败坏的叫道。

哈利立刻看天看地看空气,假装不知道光球是在说自己。

光球只好叹了口气。

第三轮游戏开始了。

哈利翻开自己面前的身份牌,面无表情的环视四周,然后随着系统提示音闭上了眼。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昨晚死的人是里德尔先生,从死者右边开始发言。”

坐在伏地魔右边的斯内普面无表情的跟小天狼星在空中一番电光火石的眼神大战,然后重重冷哼了一声,一句话也没说。

坐在他俩中间的格林德沃拄着腮帮子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哈利无奈的开口,试图缓和一下剑拔弩张的气氛:“我们这一轮……呃,第一天也看不出什么,预言家如果没查到人的话也不要跳出来了,如果查到人一会儿投票的时候可以单票你查到的狼,其他人都弃票,大家觉得可以吗?”

赫敏将信将疑的打量着哈利,最终还是点头表示了同意。邓不利多笑眯眯的抿了口杯子里的蜂蜜柠檬茶,也冲哈利点了点头。

“那么——投票环节开始。”

“投票结果——斯内普投给了小天狼星,其他人全部弃票。”

哈利一愣。

“我是预言家,昨晚查到布莱克是只狼。”斯内普一挑眉,不怀好意的看向小天狼星:“没有遗言就快过吧,挣扎是没用的,你被票死了!”

光球沉默了半天,突然语气无奈地开口:“猎人被票死,请猎人发动技能带走一位玩家!”

斯内普的表情瞬间裂了,小天狼星果断选择了带走斯内普,接着笑得前仰后合,结果乐极生悲之下笑得连人带凳子都仰了过去一头摔到地上,还在一边拼命捶地一边笑得浑身抽搐。

在斯内普铁青的脸色和其他人一片无语的沉默中,天黑了。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

“昨天是个平安夜,那么——有没有想先举手发言的?”

四周一片安静,众人面面相觑,就是没一个说话的。格林德沃面沉如水,终于不情不愿地开口说:“我是女巫,昨晚被杀的是我对面那老头。”

众人诡异的沉默着,六双眼睛齐齐看向格林德沃,看得他一拍桌子怒目道:“看什么看!老子的药老子爱救谁就救谁爱毒谁就毒谁!”

“当然,这是你的权利。”邓不利多淡淡道。

赫敏迟疑着插了话:“女巫的身份大概可以确定了,预言家要不要出来说两句?”

“马尔福!”哈利突然一声怒喝。

“啊?!啥?!啥?”德拉科被哈利突如其来的嗓门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翻下去。

“我昨晚查了你,你这头狼!快交代你的狼队友是谁!”哈利怒目圆睁,表情看起来正义感十足。

“什么?!我、我、我我我、呃我——不不不不是我!哪有那么准一查就查到!我我我、死疤头你不要含血喷人!”德拉科语无伦次的大叫着。

“……”哈利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他:“别怕,我不是预言家啊,我刚才随口一说诈你玩儿的。”

德拉科立刻松了一大口气。

“但是你的表情也太心虚了吧……”哈利无语地继续说道:“这么久还没有预言家跳出来,这轮要是没有预言家出来,无论是预言家已经死了还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建议票死马尔福,他这反应八成是狼。”

赫敏摇了摇头,看向德拉科的眼里满是同情。

一轮发言结束,预言家始终没露面,德拉科在投票环节光荣地得到了六票,哈利得到了一票——来自他的死对头小马尔福先生。

天黑了。

再睁眼时,哈利轻轻吐出一口气,耳边就听到光球带点幸灾乐祸的声音:“昨晚死了两个人,格林德沃先生、和格兰杰小姐。

哈利身体一僵。

一晚上死了两个人,那现在……还活着的人就只剩下罗恩、贝拉、邓不利多和哈利自己了。

[HP]狼人游戏


座位示意图:

——————————伏地魔—贝拉——————————
*
—————斯内普——————————马尔福—————
*
格林德沃——————————————————邓不利多
*
————小天狼星———————————罗恩—————
*
———————————哈利—赫敏——————————  

“嘿!大家好,愚人节快乐!”

哈利穿着睡衣瘫坐在椅子上,生无可恋的看着半空中正欢快弹跳着的橙色光球。

“愚人节快乐。”他打了个哈欠:“但是下回能别这么早吗?还没到起床时间呢”

哈利环视四周,有些惊奇的发现每个人都变回了十八九岁的模样,就连伏地魔都长出了鼻子,正恶狠狠的盯着端着柠檬汁发呆的邓不利多看。

“真神奇。”邓不利多把柠檬汁放到一边,摸了摸自己还没长出白胡须的下巴,笑眯眯的问:“那么我们今天做什么?”

光球很开心的蹦来蹦去,从一个人面前的桌子上蹦到另一个人面前的桌子上:“今天愚人节嘛,我们来玩点骗人的游戏!”它蹦回半空中,大声宣布:“我们今天玩狼人杀!请阅读放在你们面前的游戏规则。”

哈利心不在焉的拿起凭空出现在自己桌面上的IPAD,他在达力家里见过这个麻瓜发明的小机器,听说好像还挺贵的。哈利抬头瞄了一眼四周,发现包括伏地魔在内的每个人都在认认真真的读规则。上次光球游戏的失败者——伟大的二代黑魔王接受的的惩罚是大笑二十分钟,想起那个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身不由己的笑到抽搐的伏地魔……

哈利打了个寒颤,赶紧低下头仔细看规则。

很久很久以前,在莱茵河畔一座崖壁陡峭的山顶上,有一个名叫“杜斯特瓦德”的小村庄。
不久前,这个小村庄每晚都会受到狼人的侵袭。
每个夜晚,狼人都会在村中进行抢劫,并且会有一个村民成为这群狼人的牺牲品。
然而村民们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试图寻找出这些白天隐藏在他们之中的狼人。
狼人在夜晚杀人时如果意见不统一,则少数服从多数,如果只剩两名狼人且狼人意见不统一无法选出杀人目标时,无人死亡。
白天投票环节得票最高者被票出局,如有两人票数相同则无人出局。
在夜晚被杀死的人没有遗言,白天被票死的人可以留下遗言。

游戏目标:  好人胜利条件:消灭所有狼人  狼人胜利条件:消灭所有好人   狼人(3人)  每晚杀死一个村民。  在日夜交替的过程中,它们要掩饰自己的身份,以避免村民的复仇。
普通村民 (3人) 他们并没有特殊属性。  他们唯一的武器,就是他们向其他游戏成员解释、说明的能力,来找出狼人。并劝说其他村民,信服自己是清白的,以避免被处死刑。 

预言家(1人):预言家每晚可以确认一个人的真实身份,但只能验出对方是好人还是狼人,无法验出对方是不是神

猎人 (1人) 被狼人杀死,或是不幸被村民们处决。猎人都会在最后一刻高举他的武器,击毙一名他选择的玩家,那个玩家也同样离开游戏。 但被女巫毒死时无法触发技能。

女巫 (1人) 她知道,如何制造无与伦比的强大魔法药水:  — 一瓶解药,抢救一个被狼人杀掉的玩家。  — 一瓶毒药,可以在夜间使用,杀掉一名玩家。  女巫每晚只能使用一次解药或一次毒药。

(术语解释一下,悍跳:狼人说自己是预言家或其他神,预言家、女巫和猎人是神;金水:预言家查到的好人;查杀:预言家查到狼人,则给那名狼人发“查杀”)

哈利轻轻出了一口气,他去达力家接自己小外甥去霍格沃兹的时候看他用电子设备玩过这个叫狼人杀的游戏,这个以谎言和欺诈为荣的游戏居然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这让哈利出于好奇旁观了好一会儿,也算得到了一点心得和经验?

狼人编制谎言,善良的村民则要从中分辨出谁在说谎,谁说的才是真的。

——不知道跟这些熟悉的“老朋友”们玩这个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哈利摸摸鼻子,难得的期待了起来。他打量打量起四周,小天狼星正巧也抬起头和他的目光撞到一起,冲他眨了眨眼。

“游戏很简单,对规则不理解的地方玩一把就懂啦。”光球的声音响起,“看看你们抽到的都是什么身份吧!那么——游戏开始,请确认身份!”

哈利看了一眼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身份牌——村民。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互相确认身份,狼人请杀人。

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指向了哈利,另一只手犹豫一下,也指向了哈利。

第三只狼没有举手。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

“昨晚波特先生死了,没有遗言。从被害者右侧开始依次发言。”光球的球状身体上裂开一道口子,看起来就像是在幸灾乐祸的咧嘴笑一样。

哈利无奈的叹口气,耸了耸肩。

坐在哈利右边的赫敏一脸懵逼的看向哈利,她没玩过这个游戏,即使在短时间内将游戏规则记了个清清楚楚也难免手足无措。

“呃,死的、呃昨晚死的是哈利,那么……”赫敏的话还没说完,年轻了一百多岁的邓不利多突然举起手打断了她:“我是狼人,我的队友是格林德沃先生和——”他顿了一下,看向年轻英俊有鼻子的伏地魔,挑了挑眉:“和汤姆。”

场面一时凝固了。

只有伏地魔一拳砸在桌面上的声音格外响亮,也不知道是被邓不利多自曝身份气的还是被那声“汤姆”气的。

格林德沃托着腮帮子翻了个白眼。

第一轮游戏飞快的结束了,伏地魔被全票出局,遗言环节他一言不发,只用两只还没发展成后来那样血红狭长的眼睛狠狠盯着邓不利多,像是恨不得扑过去把他生吞活剥。

第二天晚上格林德沃坚持要杀斯内普,邓不利多却选择了贝拉,两名狼人无法统一目标,第二晚无人死亡。天一亮,格林德沃就被飞速票死了,他同样在遗言环节一言不发,直接选择了跳过遗言。

第三天晚上邓不利多杀死了自己。

游戏结束,好人大获全胜。

罗恩十分憋屈的把自己的身份牌亮了出来,预言家三个明晃晃的大字印在上面,闪瞎了哈利和赫敏的眼睛。

可惜一点作用都没起到。

光球把自己的身体搓扁又拉长,十分暴躁的喊着下一轮开始狼人不许卖队友,否则直接大刑伺候!

邓不利多依旧笑眯眯的捧着他的柠檬茶,就好像光球这句话不是在针对他一样。

*第二轮游戏很快开始了。

哈利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身份牌,饶有兴趣的露出一丝微笑。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互相确认身份,狼人请杀人。

一只狼毫不犹豫的指向邓不利多,犹豫了一下,转而指向了小天狼星。另一只狼忙不迭也指向了小天狼星。

第三只狼指向了格林德沃,可惜少数服从多数,小天狼星在第一夜就光荣的挨了刀。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

“昨晚死的人是布莱克先生,请布莱克先生发动猎人技能,选择一个要带走的玩家。”光球愉悦的在半空中跳来跳去。

死的人是小天狼星,小天狼星是猎人?哈利还没来得及思考,小天狼星就已经发动了技能,带走了斯内普。

然后整个屋子瞬间回荡起斯内普气壮山河的咆哮。

“布莱克你个蠢货!!!你脑子被你旁边的波特小崽子吃了吗?!!!我是预言家!!!我昨天晚上查的你你是好人!!!什么都不知道就瞎带人吗!!!”

小天狼星对于斯内普的咆哮毫无反应,甚至优哉游哉的伸手掏了掏耳朵。

斯内普的遗言环节结束后,坐在小天狼星右边的哈利第一个发言,他理了一下思路,缓缓开口说道:“狼人第一天就刀中猎人,这对好人阵营是一个不利的场面。对于斯内普教授在遗言中说到的他是预言家这件事可以暂时搁置,他有可能真的是预言家,并且如他所说第一晚就查到了猎人身上。第二种可能,他只是一个混淆视听的平民。而第三种可能,就是他是一只狼,被猎人开枪带走后想给真正的预言家制造麻烦,让好人无法确定谁才是真正的预言家。”

哈利环顾四周,格林德沃面无表情,邓不利多面带微笑,罗恩表情茫然,赫敏若有所思,伏地魔和贝拉则都是一脸的嗤之以鼻。

“还有就是斯内普教授说自己查的是小天狼星,我认为在这点上很有问题。”哈利放缓语速,仔细观察着每一个人的表情。

“如果斯内普教授是狼,他想悍跳预言家,该怎么报自己查的人?报查杀说自己查到了狼?如果一不小心报出的查杀查到了女巫头上那乐子就大了。那报金水?是给一名狼队友发金水还是给一个好人发金水?如果金水给了好人,那对狼人一队来说毫无帮助,如果金水发给狼队友,真正的预言家很大可能会去查他这名“金水”,会暴露第二个狼人。所以——”

哈利顿了一顿,继续说道:“如果我处于狼人的位置,我一定会说查的人是小天狼星,因为他的猎人身份已经确定,是万无一失的选择。但是具体情况是怎样还要看接下来的情况,如果斯内普教授真的是预言家,已经死了两个神,对好人来说……”他沉默了一下,没再继续说下去。

“别泄气嘛,我们还有女巫在呀!”坐在哈利右边的赫敏第二个发言,差不多弄懂了游戏规则的她先安慰了哈利,然后目光炯炯的说道:“我也认为斯内普教授应该不是真的预言家,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狼,在这种情况下也肯定想把水搅浑,给真正的预言家制造难度。第一个晚上死的是小天狼星,那么狼人阵营里至少有两只狼是跟他有仇的才能杀死他。”

赫敏环视一周,继续说道:“我认为斯内普教授、贝拉、还有、还有——”她轻咳一声,带着忍不住的笑意说:“还有汤姆,这三个人里至少有两只狼。但是如果汤姆是狼——”小女巫说到这儿终于忍不住笑了场,哈利也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德拉科脸色刷的惨白,带着些畏惧的看向伏地魔。

伏地魔的脸黑的像锅底,他下意识想拔出魔杖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泥巴种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却发现自己被固定在了座位上,一动也动不了。

等赫敏终于笑够了,才接着说道:“如果里德尔先生是狼(德拉科惨白的脸终于恢复了一点血色,他在心里想着谢天谢地她终于不继续叫汤姆了),我觉得他会第一个杀死邓不利多教授或是哈利,反正不会是小天狼星,所以斯内普教授和莱斯特兰奇夫人嫌疑很大。这局投票我建议投莱斯特兰奇夫人。”

哈利惊讶的看向赫敏,完全没想到她才第一次玩这个游戏就能做出如此精彩的分析。

所有人挨个发了一遍言后,到了投票环节,哈利毫不犹豫的把票投给了贝拉。投票结果出来后,贝拉得了哈利、赫敏、罗恩、马尔福和邓不利多五票,贝拉和伏地魔都把票投给了邓不利多,格林德沃弃了票。

贝拉出局,她恶狠狠的看了赫敏一眼,跳过了遗言环节。

天黑了。

——天黑请闭眼。

——狼人请睁眼,狼人请杀人。

一只手指向邓不利多,另一只手却指向了格林德沃,两只狼僵持了半天,其中一只为了避免空刀终于不情不愿的把手也指向了格林德沃。

——女巫请睁眼,被杀的人是“他”,请选择是否使用解药,请选择是否使用毒药,好,女巫请闭眼。

——天亮了。

“昨晚死的人是格林德沃先生,没有遗言,请从死者座位右侧开始依次发言。

右侧,怎么又是我。哈利无奈的想着,再次担起了首位发言的重担。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斯内普教授不是预言家,因为我才是真正的预言家。”哈利坚定的说道,话语掷地有声。

全场哗然。

赫敏扭头看向哈利,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我第一天晚上查的是赫敏,她是个好人,之所以没有一开始就查伏地魔和贝拉,是因为我早就决定如果他们两个跳不出神身份来,无论如何我都是要把他们票出局的!”

伏地魔一愣,旋即一脸阴郁的狠狠盯着哈利。

“我第二天晚上查的人是马尔福,他是只狼!”哈利斩钉截铁的说:“这一局先跟我全票出他,狼人晚上肯定会杀我,麻烦女巫晚上用解药救我一下,我还可以再查一个,我的发言就这么多。”

赫敏又是第二个发言,她一开口,同样曝出了自己的身份。

“我相信哈利是真的预言家,我是女巫,我会投票给马尔福。”她冲哈利眨眨眼:“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的。”

坐在赫敏右边的罗恩还没发言,德拉科就崩溃似的喊了起来:可是我不是狼啊!波特肯定不是真的预言家!真的预言家一定是斯内普教授!你们相信我!”

可惜看起来没人信他,德拉科得到了全部的票,光荣出局。

此时场上还剩下哈利、赫敏、罗恩、伏地魔和邓不利多五个人。

哈利攥了攥拳头,安慰自己一定能赢。

天黑了。

[HP]梦中梦(小天狼星中心)

今天是哪年、哪月、哪天?

小天狼星不知道。他在很久以前就不太记得清日子了,最开始他试图用在墙上划道的方式记录时间流逝,但是在又一次被摄魂怪过度汲取快乐的经历过后,他连续高烧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等他终于熬过病痛重新清醒之后他终于放弃了这项任务,在阿兹卡班里记录时间?不可能成功,也毫无意义。

阿兹卡班里没有岁月,他没法记清时间,只能依靠每天的温度来判断季节。今天份的冷空气让他不得不蜷缩成一团以求让体温流失的不要那么快,很冷,但并不是冷得无法接受,所以大概是秋天的末尾,又快到冬天了?

希望这个冬天别太冷,希望他能熬过这个冬天。

他几乎放弃了所有希望,但也仅仅是几乎而已。小天狼星想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未来,才有可能。他是无辜的,他得活下去,他必须活下去。

当小天狼星觉得身体被温暖包围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自己可能又发烧了,可他睁眼之后发现,他穿着舒适又暖和的衣服,手里拎着一个花花绿绿的盒子,他用所剩不多的人类社会的经验辨认出那应该是一个装蛋糕的包装盒。

他呆呆地举起蛋糕盒,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

——一双保存完好、还没有被干裂与冻疮毁掉的手。

他空闲的左手摸到了自己的脖颈、肩膀、胸口。迎接他掌心的不是骨瘦伶仃层层突出的肋骨,而是真正皮肉紧实的胸膛,光滑、弹性极好,象征着独属于年轻人的率性与活力。

这是怎么回事?小天狼星有点发锈的头脑终于迟钝的工作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场景对他来说是多么熟悉——他拎着蛋糕得意又快活的出现在詹姆家门口,笑嘻嘻的敲响他好朋友家的门。

【“嗨尖头叉子!穆迪那个老家伙居然安排我连着三天出外勤,我们把生日提前过了吧,不然我可不想在三天之后对着一群张牙舞爪的食死徒过我可怜的二十三岁生日!”】

然后他看到了什么?

小天狼星的思维像个生锈的齿轮一样缓缓转动。

——他笑嘻嘻的开了门,见到了他最好朋友的尸体。
——他抱着詹姆失去温度的身体生平第一次嚎啕大哭,然后在二楼找到了同样失去温度的莉莉。

詹姆和莉莉,他们是多么好的人,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小天狼星最最重要的亲人,他们应该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还有哈利……

哈利?哈利是谁?

对了,那是他的教子,那么……哈利呢?

小天狼星的手抖得厉害,钥匙就放在他衣服的兜里,但他不敢开门,他怕极了。

“嘿大脚板,你呆在门外怎么不进来!”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詹姆从房子里走出来,大笑着,快活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小天狼星在反应过来之前就下意识回抱过去,直到他的手指接触到詹姆的后背,他才茫然的思考着——暖的,暖的詹姆。

不是躺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冷冰冰的那个。

拥抱过后詹姆笑眯眯的放开他,往房子里走去,小天狼星心里发慌,连忙伸手去抓他,却只抓住詹姆一片衣角。詹姆回头看他,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疑惑,小天狼星却只觉得喉咙发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亦步亦趋的跟着詹姆,手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莉莉端着盘子从厨房里走出来,见到连体婴儿似的两人,忍不住笑起来:“你们这又是干嘛呢?”

詹姆回头看了小天狼星一眼,耸耸肩:“也许大脚板突然想和我玩就不松手的游戏?管他呢,今天他寿星,什么都他说了算。”他拿肩膀去撞小天狼星:“伙计,你看看你脸上那是什么表情,你不会还没睡醒吧?”

小天狼星张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长期的监狱生活让他几乎丧失了说话的能力。毕竟在阿兹卡班里他要对谁说话,摄魂怪吗?他甚至分不清摄魂怪和摄魂怪之间有什么区别,就算他有幸能交到个不每天都只想着进食的摄魂怪朋友,他也没法从一群长得一模一样的监狱看守里认出它。

小天狼星略有些沮丧的闭了嘴,而下一秒,突然扑进他怀里的男孩惊得他不由瞪大了眼睛。

“小天狼星!你可算来了!”和詹姆幼年时期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儿给了他一个力度极大的熊抱,撞得他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步才停下。哈利在他怀里仰起头,笑得见牙不见脸:“生日快乐!我想你啦!”

“你昨天才见到他,小坏蛋,为什么每次你见教父比见亲爹都激动。”詹姆不满地嘟囔起来,拎着哈利的后脖领子把他提溜起来。

哈利双脚在半空中乱蹬,愤怒地踢了他爹的肚子一脚:“因为小天狼星比你帅!也不会嫌弃我骑扫帚歪歪扭扭!我才第一次骑扫帚你有什么可嫌弃的,居然还说我没遗传到波特家在魁地奇上的天赋,难道你第一次骑扫帚就能绕咱家完美飞五十圈吗?!”

小天狼星笑起来,他已经很久没尝试过笑是什么滋味的脸有点僵硬,但他还是笑出了声,并开始由衷期待这个梦能再长一些。

门铃响了,莉莉把莱姆斯迎进来,宣布晚饭开始。哈利自告奋勇拿塑料刀切开蛋糕,十分私心的把最大的一块分给了他教父,把水果最多的一块分给了莉莉。

桌面上的菜肴十分丰富,很久没吃过正经食物的小天狼星觉得他的胃开始咕咕作响,但他不想动刀叉也不想分哪怕一丁点目光给这些该死的冒着香气的食物,他只想用最多最长的时间来好好看看他面前的人们——会笑的詹姆,会笑的莉莉,还没开始和他互相怀疑的莱姆斯,还有健康成长的哈利。

他想跟他们生活在一起,想永远像现在一样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就算这些都不行,那么他希望至少詹姆和莉莉能活着。

该活着的是他们,而不是苟延残喘的自己。

小天狼星突然从睁开眼,寒冷使他更努力地把自己蜷缩在牢房的角落里。他呆呆地睁眼看着漆黑一片的石头屋顶,不可抑止的开始怀念他曾经拥有的一切。

他怀念詹姆的拥抱,怀念每次詹姆见到莉莉就开始犯傻的表情,怀念婚礼上喝得醉醺醺还跟他拍胸脯保证绝对不会娶了媳妇忘了朋友的詹姆?波特。

怎么就……死了呢。



***
“多大人了睡觉还踢被!冻死你算了!”

小天狼星迷迷糊糊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在唠唠叨叨的抱怨,他在清醒之前就精准又犀利的嘟囔着说:“尖头叉子你真是越来越像个老妈子了,比你的小莱米还像,再这么下去你绝对早衰秃顶。”

詹姆被气个半死,但还是把被踹到地上的被捞起来盖到被冻得蜷成一团的小天狼星身上:“再睡一会儿赶紧起床,你还记得今天你生日吗蠢货?睡睡睡我看你再睡就要睡成只大胖狗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小天狼星终于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他穿着棉绒睡衣踢踏着一双带着绒毛的小鹿拖鞋走下楼梯,对正在跟老婆腻腻歪歪的詹姆说:“尖头叉子,我好像做了个梦。”

“嗯?”詹姆不甚在意的继续跟莉莉黏糊,抽出空来随意问道:“梦见你终于成了哈利亲爹?”

“放你的屁!”小天狼星气急败坏的骂道:“你就是嫉妒哈利跟我关系好。哈利就是在我梦里都是跟我关系更好!”

詹姆对他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梦里的寒冷在梦醒之后逐渐消散,小天狼星困惑的想着自己干嘛要做这个奇怪的梦,伏地魔是什么鬼,自己在梦里还给反派起了个如此中二的名字?詹姆和莉莉死了?哈利变成孤儿?自己被关进阿兹卡班还在阿兹卡班做了一个梦中梦?

小天狼星撇撇嘴,鄙视了一下梦里无比悲惨的自己。

詹姆和莉莉才不会死,他会好好保护他们。

——想杀死波特一家?
——除非先要了他的命。
















嗯......大概意思就是在一个没有伏地魔很平和的世界里的小天有一天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被关在阿兹卡班,而波特夫妇已经死了,并且做了一个梦中梦。


叉子和莉莉死在十月最后一天,三天之后就是小天生日了,有时候想想真是世界对他们三个人莫大的恶意,叉子永远也看不到二十三岁的小天了。

【HP】拯救波特夫妇的108种方式(叉子生贺)

1.詹姆·小天狼星·波特的方式

“他来了!莉莉,带上哈利快跑!我挡住他!快跑!”詹姆惊慌的大喊,他咬着牙冲到门口,试图用血肉之躯拖延黑魔王的脚步。

伏地魔穿着他那身黑沉沉的袍子,蛇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笑,他狞笑着举起魔杖:“阿瓦达——”

“嘭——!啪——!嗷——!!!”

詹姆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从天而降硬生生把伏地魔砸晕了的少年,等那孩子惨叫着捂着屁股仰起头看他的时候,詹姆连手都抖了起来。

他是谁?他怎么跟我长得一毛一样!!!

詹姆·小天狼星·波特揉着摔疼的屁股从他的人肉坐垫身上爬起来,同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詹姆。

“天呐……”小波特惊叹着伸手去摸詹姆的脸:“天呐我这是穿越了吗?我见到了我爷爷!”

你爷爷???

詹姆一脸懵逼的呆立原地,两分钟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赶紧跑去厨房拎了把菜刀出来一刀捅死了晕倒在地的大魔王。

——————————《哈利·波特》完—————————
















骗你们的,当然并没有完。

小波特义无反顾的决定留下来帮自己爷爷奶奶和襁褓里的爸爸把伏地魔的几个魂器也一并收拾干净之后再走,在他离开之前,小波特眼含热泪的拉住詹姆的手说:“爷爷,我改变了历史,不知道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但请你记得我妈妈是金妮·韦斯莱,一定要让我出生啊!”

可怜的老詹姆为这事儿操了一辈子心。

鬼知道他儿子身边怎么来来回回那么多姑娘啊!万一哈利一不小心跟谁好了他就没孙子了!

“哈利你要分清友情和爱情!格兰杰小姐只是你的朋友你不会跟她有什么超越友情的关系的对吧!”

“哈利!不要用那种眼神看你的秋·张同学!我的天你说什么她是你女朋友了?不不不坚决不行我不会同意的啊啊啊啊啊!”

“哈利!嗯对我知道洛夫古德小姐人很好,但你可不能因此就对人家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哈利!虽然你教父很帅但你可不能跟个老光棍搞基啊!你还是喜欢姑娘的对吧?!”

哈利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他一向开明的老爹一到他的感情问题上就开始不定期发疯,他几乎以为自己要因为自己无比挑剔的老爹而打一辈子光棍了,结果他在七年级莫名其妙的跟自己好哥们的妹妹看对了眼之后,他爹居然敲锣打鼓欢欣鼓舞到差点哭出来?

至于吗?

太可怕了,好悬我就没孙子了,我差点失去了我调皮可爱活泼大方的好孙子!——来自从儿子一岁起就开始操心他的婚事胆战心惊了整整二十年的詹姆·波特先生。










2.纽特·斯卡曼德的方式

日常出任务结果正碰上伏地魔是一种什么感受?仿佛中了大乐透一样的透心凉,心飞扬。

詹姆和小天狼星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个——这玩意叫啥来着?蜷翼魔?给救了。

上一秒黑魔王还桀桀怪笑着挥舞魔杖收割生命,下一秒食死徒一方就被从天而降的动物军团给淹没了。

詹姆和小天狼星俩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兴奋冲向伏地魔的发情的独角兽,伏地魔抬起魔杖还没来得及发出魔咒,手心里突然一空——魔杖没了。

隐形兽穿梭在一团混战中,温顺的将缴获的魔杖交到了他的主人手中,换来一个充满鼓励与爱意的摸头杀。

动物们的主人看起来是个看起来相当年轻的巫师,他有些羞涩的跟詹姆握了手,然后拘谨的看着凤凰社一方的人,目光微微瑟缩,就像只胆小无害的兔子,可他的杀伤力却又实实在在的惊人。

“纽特·斯卡曼德。”年轻的巫师这么介绍自己:“我想我可能不小心走错了时空,你们——可以带我去见见邓不利多教授吗?他曾经是我的老师。”

“哦,当然,当然。”詹姆挠挠头,眼神飘向正乖乖的一个一个往斯卡曼德先生那个神奇的箱子里跳的动物们,忍不住问道:“它们可真听话,你是它们的主人吗?”

“什么?”纽特一愣,随即羞得脸上的雀斑都开始泛红:“当然不是!它们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孩子。”他清点完自觉回到箱子王国的动物,然后有些生气的把不知什么时候钻进詹姆口袋里的嗅嗅拎出来,十分抱歉的把詹姆口袋里原本的银币还给了他。

詹姆新奇的打量着那只长相酷似鸭嘴兽的小动物,他拿着几枚银币放到它旁边,眨眼间就被嗅嗅夺过去揣进了它贪婪的小口袋里。

一只小鸟蛇从箱子里探出脑袋,哀哀的叫着。纽特立马走过去把它的头抱在怀里安抚道:“OK,OK,Mommy is here.”他抬头看向詹姆:“它们受了惊,我得进去安抚它们,可以麻烦您把这个箱子带给邓不利多教授吗?”

他说着抱着鸟蛇爬进了箱子里,然后伸出头又对詹姆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箱子啪的一声合上了。

“我的天呐……”詹姆头晕目眩的扶在小天狼星的左肩上:“你敢相信吗,大脚板?我们被一支异兽军团救了?”

小天狼星神色复杂的伸手把刚刚在箱子合拢那一瞬跳进他衣服口袋里的嗅嗅拎出来,随即想到什么似的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他用手肘撞撞詹姆:“伙计,我们得赶紧去找邓不利多了。”

——邓不利多上次跟他炫富说:不是他吹,他办公室的好东西多到损毁不完。
——让这只嗅嗅去搅合搅合邓不利多满是银器的办公室怎么样?
——棒呆了,大脚板!这真是个世界第一的好主意!你简直是世界第一聪明人!

小天狼星这么想着,阴险的笑了起来。















3.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方式

“我的妈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玩意!什么玩意!!!它还会叫?这是一个连我都没见过的神奇生物?!”

“这是一个......吹风机,麻瓜发明的,很好用。”詹姆咽了咽唾沫,艰难的试图跟面前这个自称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突然从天而降掉在他浴缸里的古怪男人交流。老天保佑幸好他见过的怪事儿够多,不然铁定第一时间就掏出魔杖就在这男人脑袋上面来一打力松劲泄。

“它能吹出热风把头发吹干,你头发很湿。”詹姆把嗡嗡响动着的吹风机又往男人身前递了递:“虽然你也可以给自己来个快干咒,不过那咒语用在自己脑袋上可不太好受。”

自从跟莉莉结婚之后波特家就多了很多麻瓜界的小玩意儿,不得不说它们中的一些是真的非常方便实用,比如这个——吹风机。

“喔,喔。”那个自称格兰芬多的男人不太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然后伸手握住吹风机的手柄把风口对准自己的脑袋,赞叹一声:“嚯,挺暖和嘛!”

詹姆哈利欣慰的看着他十分听话的开始给自己吹头发,决定趁头发吹干之前这个空档去安抚一下自己可怜的儿子,小哈利今天晚上还没得到他父亲爱的抱抱呢!

戈德里克的头发在吹风机的作用下逐渐变得温暖、干燥,然而等他觉得吹得差不多了,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让这玩意停止工作。

“哦,哦该死,停下伙计,嘿,你是时候停下来别吹了。”格兰芬多瞪着这把依然嗡嗡作响根本不听他说话的机器。

“啊!停下吧!麻瓜的机器!”他大声吟唱道。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风!停!宝贝儿你听话!别再吹了你吵得我头疼。”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我不想给你来个恶咒,伙计,不要逼我,虽然不知道我的魔杖摔到哪儿去了,但是你知道我没有魔杖也完全能干掉你!”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等詹姆终于红光满面的把自己家的小祖宗哄睡着回到这个屋子里来的时候,一推门,就见穿着自己那件火红浴衣的男人因为动作太大而挣松了浴衣带子,露着锁骨和大半个胸膛故作妩媚地冲还在响个不停的吹风机抛了个媚眼。
“来吧我的小乖乖,只要你停下,你将会得到一个来自于伟大格兰芬多的热吻哦~”

吹风机似乎终于不堪重负一般,“咔”地卡死了。

“真乖。”格兰芬多开心地咧了咧嘴,在詹姆震惊欲死的眼神中——

——深情地亲在了吹风机身上。

…………

MDZZ。

詹姆正无语着,门口突然传来咚咚咚的粗暴敲门声。他还没动,那位自称格兰芬多的奇怪先生就风一般的跑去开了门,几分钟后拖着一个昏迷不醒的黑袍蛇脸男走了进来。

“这谁啊?”格兰芬多皱着眉踢了他一脚:“他干嘛一进门就拔魔杖还要给我来个恶咒?”

詹姆:Σ( ° △ °|||)︴Σ( ° △ °|||)︴Σ( ° △ °|||)︴

詹姆:我刚才是不是骂了伟大的格兰芬多大人是个智障!

詹姆:不!!!我才是!!!